不污

西皮可拆不可逆

【楼诚现代】直到你降临(上)

想起有段时间很萌小明星和大金主的梗,脑洞太多,然而我知道已经不能再开坑了,就写个短篇吧。

    

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

        KTV包间里音乐震天响,男男女女形形色色,在灯光下群魔乱舞,简直都抱着和屋顶同归于尽的决心。

         即使在这个圈子里混了这么多年,明诚还是不能习惯这样的生活,白日里光鲜亮丽地出现在电视里镜头前,一到晚上就好像脱了一层皮一样,窝在KTV的角落里,完全变成另外的人,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 昏暗的灯光里看不清是谁一口气灌完了一瓶酒,四周响起惊叹声,明诚忍不住起身拿起桌子上的打火机,准备去外面抽根烟。

        刚到门口,便被经纪人朱徽因拦下,“你干嘛去?不会是又想逃跑吧!”

        明诚没说话,只冲她举了举手里的烟。

        朱徽因仔细盯着他的表情,看他确实不像要走才松了一口气,“我知道你不愿意,我也不想这样,可是咱俩的意愿顶个屁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明诚依旧没出声,示意朱徽因跟着他进电梯,又一起出了门,靠在墙边上,抽出一个烟来递给朱徽因。

         朱徽因接过烟来,却没点着,只是夹在指尖,看着这条街上花花绿绿的灯光叹道:“六年了,已经六年了,你二十一岁从学校毕业我就带着你,熬到现在,你都二十七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没想到一转眼都六年了。”明诚抖抖烟灰,嘴角上扬着,却是带着自嘲,“当初刚出校园的时候,言老师对我说我是他最得意的门生,我还真就以为自己能大红大紫呢,结果……六年过去了,我还是在这个圈子里不咸不淡地混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阿诚,我还可以熬,可你不行啊,明星本来就是吃青春饭的,你还有多少个六年可以等!更何况现在出道的小鲜肉越来越多,再过几年,还会有谁记得你!阿诚,你明明有那个能力站在舞台中央的,只是一直以来差一双手把你推上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 明诚狠狠地嘬了一口烟,用手指捏灭了最后一点火光,像是下定决心地样子,坚定地说道:“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,如果再不成功,我就回老家安安稳稳的找份工作过平凡人的生活。”说完转身进了KTV。

         回到包厢里的时候,气氛已经完全不同了,安静的诡异。

        当红小花旦于曼丽这会儿正文静地坐在椅子上,抱着麦克风唱着一首安静抒情的情歌,假装明诚出包厢前还放着舞曲,大跳钢管舞的疯女人不是她。认识于曼丽这么多年,明诚还从来没在电视以外的地方见识过她静若处子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 见明诚一脸懵懂进来了,于曼丽一边继续唱歌一边给明诚使眼色,示意他往里面看。

         包厢的最里面,坐着一个男人,穿着考究的西服,头发梳的一丝不乱,笔直的身板即使在这种场合也没有太过放松,与这里该有的气氛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    只一眼,明诚便认出他来,明楼。曾经最年轻的影帝,即使现在已经成立自己的经纪公司,退居幕后,却依然是许多人心中遥不可及的星光。

        虽然同样姓明,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

         明诚作为失败者,本能的想要离这种人生赢家远一点,在门口找了个位置打算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 于曼丽见状赶紧放下麦克风,窜到明诚身边捞住他的胳膊,在他耳边小声说道:“我告诉你哦,他可是最讨厌来这种地方的了,要不是在明台的面子上他才不会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 道理都懂,可真到了跟前,明诚还是发怵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这可是一根上好的金华火腿,只要抱紧了以后你都不愁没肉吃。”见他有些动摇,于曼丽接着劝道。

        明诚忍不住看向明楼,可能是这几年退居幕后,身子比以前圆润了许多,大腿……看起来确实挺结实的。

        于曼丽决定再加一把火,“你上次看上的那个男二号的角色,明氏就是那部剧的最大的投资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 看着明诚突然认真起来的表情,于曼丽觉得有些好笑又有些酸涩,演了这么多年的戏,却从来没有资格去选择自己喜欢的角色,笑着说道:“你呀你呀,一个男二号就让你高兴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 明诚终于向包厢最里面的位置走去。

       说来也奇怪,明楼这么大的咖出现在这里,本来周围应该坐满了献殷勤的大姑娘小伙子,但此刻,明楼左右两边都空着。就像一群妖怪想吃鲜美的唐僧肉,却又因着由明楼气场形成的圈而不得前进半步。

         明诚决定做第一个踏进这个圈子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 然而真正在明楼身边空位坐下的时候,明诚只觉得跟随自己多年的尴尬症又犯了,从来没做过这种事,连姑娘都没勾搭过更别说金主了。

        明楼依然盯着大屏幕上的歌词,食指微微翘起,一点一点的在腿上打着节拍,并未受身边任何人的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 半晌,明诚才挤出一句话:“您好,我是明楼。”

        刚说完,明诚就想给自己一巴掌,这特么说得都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 于曼丽一头栽倒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    唱歌的人看着屏幕却觉得自己一个字都不认识,

        明楼放在腿上的手缓缓握成拳,转过头来盯着明诚,用低沉的声音问道:“那我是谁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,我是说,您才是明诚。”

        刚爬起来的于曼丽这回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 朱徽因点燃手里的烟,心想来不及找香了,先拿烟拜拜各路神仙保佑吧。

        抬手阻止还想开口解释的明诚,明楼点点头说:“我知道了,我是明楼,你是明诚。”

        明诚感激地点点头,真是太善解人意了。

        包厢里的其他人也终于松了口气,音乐声再次想起。

        虽然开头不太好,但看明楼并没有很反感的样子,明诚便想着再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两首歌的时间过去了,明诚终于想到,既然要套近乎当然要聊共同的话题,仔细找找,好像也只有演戏了。

        这次他只敢小声的说, “我很喜欢您的作品。”

        明楼目不斜视,礼貌地回答道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是看着您的作品长大的。”明诚又想给自己一耳光。

       偷偷蹭过来想听听进展的朱徽因直接出门下楼买香,各路神仙果然不是好糊弄的。

        果然,明楼脸都黑了,“你今年多大?”

        “二,二十七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三十。如果我自己没记错的话,我应该不是童星出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明诚语塞,再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听说,你很喜欢《临江仙》里男二的角色?”没想到,这次是明楼先开了口。

         明诚一时没反应过来,茫然地望了明楼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应该是于曼丽告诉明台又告诉他的吧,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不选男一?一步步上位却不忘初心的皇子,这个角色难道不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男一很好,但是太完美了,完美的不真实,好像抛却了一切情感的活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 昏暗的灯光下,明楼的嘴角好像微微勾起,“那男二呢?我没记错的话,结尾的时候他好像才是最大的反派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看起来最阳光的人,却是心里最阴暗的那个,这种角色演起来才过瘾。”说起喜爱的角色,明诚瞬间来了兴致,“我一直就想演这样的角色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之前怎么没见你演过类似的角色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就是个小演员,有戏演就不错了,哪还能自己挑。”

        明楼听完不做声,接着听他的歌。

        明楼没有说什么,说明大概这事不成了,自己也不用以身相许了,明诚舒了一口气,心里却也有些隐隐的失落。

        两个人就这样无声地坐着,直到包厢里大部分人都喝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 曲终,人散。

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
写到明诚自我介绍的时候是真的把名字打错了,觉得这是个很搞笑的梗就接着写了

评论(24)

热度(253)